“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小债 2020-11-20 来源:小债看市
30年间,从一个乡镇小厂,发展成全球最大的家纺企业,孚日股份表面风光下却隐忧不断,业绩大幅下滑四成、高负债压顶、资金链异常紧张,近日还被深交所和山东证监局接连处罚。

30年间,从一个乡镇小厂,发展成全球最大的家纺企业,孚日股份表面风光下却隐忧不断,业绩大幅下滑四成、高负债压顶、资金链异常紧张,近日还被深交所和山东证监局接连处罚。
01.被出具警示函

近日,大公国际公告称,关注孚日股份及相关责任人、原控股股东收到山东证监局警示函,评定其主体信用等级为AA,“孚日转债”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11月3日,孚日股份收到山东证监局三份警示函,孚日股份 、孚日控股及时任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孚日股份直接或间接与控股股东孚日控股及其他关联方发生资金往来、为其提供担保,未按规定对上述事项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未及时披露有关收到政府补助资金和发生投资亏损事项的问题。

大公认为,孚日股份公司治理有待增强,信息披露工作有待完善;鉴于相关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均已归还、违规对外担保均已解除,上述事项目前未对其经营活动和信用水平产生重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月前同样因为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事项,孚日股份及相关当事人被深交所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据统计,目前孚日股份仅存续“孚日转债”这一只可转债,债券余额6.5亿元,募集资金用于年产6500吨高档毛巾产品项目、高档巾被智能织造项目等。

值得注意的是,若“孚日转债”未实现转股,未来孚日股份将面临较大债务集中偿付风险。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02.短期偿债风险巨大

据官网介绍,孚日股份是一家以家用纺织品为主导产业,集国内外贸易、地产、热电、电机等多元产业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200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孚日股份是中国规模最大、出口金额最多的现代化家用纺织品生产厂商,目前拥有14家控股子公司和1家控股孙公司。

从股权结构上看,孚日股份的控股股东为华荣实业,持股比例为18.72%,穿透后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高密市国资运营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孚日股份控制权刚刚发生变更,原控股股东孚日控股将所持公司股份转让给华荣实业,公司由一家民营企业变身为地方国企。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2019年以来,受贸易摩擦影响,原材料采购成本上升,孚日股份盈利能力出现明显下滑。

今年叠加新冠疫情影响,孚日股份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出现大幅下降,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2.73亿元,同比减少13.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2亿元,同比减少40.8%。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值得注意的是,年审会计师对孚日股份2019年审计报告出具保留意见。

2019年6月,孚日股份以2.92亿对价收购睿优铭60.74%股权,并附有业绩对赌协议。今年睿优铭未完成业绩承诺,触发回购条款,孚日股份将回购权确认交易性金融资产1.84亿元。

但年审签字会计师在审计过程中无法就上述回购权形成的金融资产可回收性作出判断,该事项可能导致孚日股份2019年利润减少0-1.84亿元。
截至今年三季末,孚日股份总资产为94.93亿元,总负债56.55亿元,净资产38.37亿元,资产负债率59.58%。

通过分析负债结构发现,孚日股份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的88%,债务结构不合理。

截至今年三季末,孚日股份流动负债有49.57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42.47亿元,占流动负债的86%。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孚日股份短期借款规模迅速增长,2019年该指标较2016年翻了三倍,短期借款高企不仅增大短期偿债风险,还存在短债长投期限错配风险。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相较于短债规模,孚日股份资金链已经异常紧张,目前其账上货币资金只有18.3亿元,不足以覆盖短期债务,现金短债比为0.43,存在较大短期偿债风险。

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今年6月末孚日股份银行授信总额为4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6亿元,可见其财务弹性欠佳。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除此之外,孚日股份还有6.99亿元非流动负债,主要为应付债券。整体来看其刚性负债规模有47.78亿元,主要以短期有息负债为主,带息负债比为84%。

梳理发现,无论是财务杠杆水平,还是有息负债占比,孚日股份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存在较大债务压力。

从偿债资金来源方面看,盈利能力下滑,经营获现能力有限,孚日股份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

虽然是上市公司,但孚日股份融资渠道较为单一,除了发债和借款,其只有租赁融资、应收账款融资以及股权融资等有限的融资方式。

据最新数据,孚日股份原控股股东孚日控股和原实控人孙日贵合计质押97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其所持公司总股份的40%,股权质押率较高。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孚日股份外部融资环境不断恶化,其已连续两年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呈现净流出状态,且净流出规模不断扩大,说明随着大量债务到期,其融资渠道却遇阻。

总得来看,近年来孚日股份业绩下滑、债务却在不断攀升,短期偿债风险较大;外部融资环境恶化,资金链异常紧张;资产受限规模较大,变现能力一般。
03.“毛巾大王”
1987年,孙日贵从一个只有30万固定资金、10间破瓦房、8台旧织机的织带车间起步,创办“高密毛巾厂”,向日本出口毛巾。
三年后,高密毛巾厂由集体制企业改制为员工持股的私营企业“山东洁玉纺织”,经过不断的产能扩张,1999年以后其毛巾出口数量和出口金额一直名列全国同行业第一位。
据说,在日本市场,每4条毛巾就有一条来自孚日,孙日贵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毛巾大王”。

2001年,山东洁玉股改成功,更名为“孚日股份”,5年后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家纺出口第一股”。
2008年,孚日成为北京奥运会家纺类产品的唯一特许经销商,当年出口额达31亿元。
同年,孚日开启多元化发展之路,孙日贵在光伏产业密集步子,形成孚日光伏和埃孚光伏两大平台。
随后两年,孚日股份跨界转型初见成效。2009年埃孚光伏实现销售收入1.68亿元,净利润415.97万元;2010年实现营业收入3.46亿元,净利润1745万元。
然而,随后光伏行业不景气、美国“双反”调查、太阳能电池及组件产品的销售价格持续下跌,2014年孙日贵铩羽而归,巨亏之后孚日斩腕自救。
近年来,孚日忙于内部盘整少有出击。而在2018年贸易摩擦的腥风血雨中,人民币一再贬值,毛巾出口毛利被吞噬,孚日告别高增长时代,业务发展出现瓶颈。
同时,近年来孚日股份股价腰斩,相对于2015年最高峰时市值蒸发近50亿。

“山东毛巾大王”负债压顶、业绩腰斩   梦碎光伏多元化折戟

30年间,孚日从一个乡镇小厂起家,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家纺企业,名列中国民企500强。
没想到的是,孚日在多元化布局中吃到苦头,并且受贸易摩擦和疫情影响,主营业务也受到打击,如今委身国资的“毛巾大王”还能重振雄风吗?

银行理财收益排名 股权投资公司 金融投资排名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