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感恩赞赏你 2020-11-19 来源:小债看市
短期债务负担加重,经营获现能力持续下降,股权结构不明晰,“宁夏风电巨头” 被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短期债务负担加重,经营获现能力持续下降,股权结构不明晰,“宁夏风电巨头” 被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01.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近日,大公国际公告称,维持宁夏远高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高集团”)主体信用等级AA,维持“16宁远高”的信用等级AA+,维持“18远高01”、“19远高01”和“19远高02”的信用等级AA,同时将其主体及上述债项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大公国际认为,远高集团短期债务负担有所加重,经营获现能力持续下降,且其间接控股股东华电房地产股权归属问题导致股权结构不明晰,未来或将对其融资与经营活动产生一定影响。

据统计,目前远高集团存续债券4只,存续规模11.3亿元,其中有6.3亿规模债券将于一年内到期。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近期,远高集团旗下多只债券发生暴跌,并且自11月13日起其存续债券交易方式调整,暂停竞价系统交易,仅在上交所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上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进行交易。
梳理发现,今年2月远高集团旗下2.5亿规模“19远高实业CP001”发生展期,本应于2月27日完成的本息兑付延期至3月10日。

02.资金链紧张
据公开资料显示,远高集团成立于2010年,主要从事风电塔筒、钢结构以及铜矿和金刚砂矿的开采、销售业务,其拥有3座自有铜矿和4座金刚砂矿。

从股权结构上看,远高集团原实际控制人为创始人高红明夫妇,但今年6月公司控股股东远高启帆将其100%股权转让给国通华鑫,后者实控人为国务院国资委。
然而,根据华电房地产控股股东公告称,其为华电房地产不享有控制权的参股小股东,因此远高集团股权结构不明晰、股权归属存不确定性。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远高集团所处的风电行业,主要受弃风限电制约、铜价格波动以及钢结构行业竞争激烈等因素影响。
近年来,由于铜粉产销量和售价下降,销售费用增长等因素影响,远高集团经营业绩连续三年下滑,2018年至今年上半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9.77%、3.49%和61.74%。
尤其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远高集团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大为缩减。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截至今年二季末,远高集团总资产为92.23亿元,总负债29.87亿元,净资产62.36亿元,资产负债率32.38%。
分析债务结构发现,远高集团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的51%。
截至今年二季末,远高集团流动负债有15.21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8.96亿元。
然而,相较于短期负债,远高集团流动性明显吃紧,其账上货币资金仅有5.04亿元,不足以覆盖短期债务,现金短债比为0.6,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在银行授信方面,截至今年6月末,远高集团银行授信总额为11.31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4.32亿元,可见其财务弹性较为有限。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除此之外,远高集团还有14.65亿非流动负债,主要为应付债券,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14.58亿元。
整体来看,远高集团刚性负债规模有24.24亿元,主要以长期有息负债为主,带息负债比为81%,可以看出有息负债占比较高。
从偿债资金方面看,自有资金不足、经营获现能力逐年下滑,远高集团对外部融资较为依赖。
然而,除了发债和借款,远高集团融资渠道较为单一,其还有两次租赁融资和6次股权质押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受外部融资环境收紧影响,近年来远高集团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出现净流出迹象,2018年和今年上半年分别净流出2.57亿和2.78亿元,说明外部融资渠道遇阻。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梳理发现,远高集团财报上还有几点数据值得注意:
第一、存货、应收账款高企;
2013年以来,远高集团存货一直维持在9亿以上,其中2016年高达12亿元,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
同时,远高集团应收账款也不断攀升,2018年已经接近10亿,且下游客户主要为强周期行业,存在一定回收风险。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第二、投资性现金流大幅流出;
近年来,远高集团投资活动现金流净流出规模惊人,据统计2014年之后该指标陆续流出总额超40亿元,资金多用于构建固定、无形资产以及并购。

“宁夏风电巨头”被列入观察名单  曾发生2.5亿债务展期

第三、长期偿债能力较弱;
近年来,远高集团虽然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有所提升,但其长期偿债能力指标持续走弱,说明其债务承担能力和对偿还债务的保障能力不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远高集团还存在一定担保代偿风险。
截至2019年末,远高集团对外担保余额4500万元,其中为山西明兴精煤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但2018年2月明兴精煤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远高集团存在一定代偿风险。
总得来看,原创始人家族退出公司经营,远高集团股权结构不明晰;近年来其盈利和经营获现能力明显下滑,短期偿债风险较大;有息负债占比较高,资产变现能力一般。
03.“宁夏第三大富豪”

1982年,22岁的高红明从山西财经学院毕业,进入太原的一家国有企业太原铜业公司,在财务处工作了6年。
后来,高红明又先后在山西铝业集团和山西煤管局工作。
1994年,在三大国有企业完成了资金、人脉、团队和行业的积累后,34岁的高红明下海经商。
2010年,远高集团在宁夏成立,但是创始人高红明为人一直十分低调,网络上很难找到其公开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高红明的独子高远出生于1988年,19岁进入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23岁就读美国纽约大学商学院金融专业。
在美留学期间,高远曾在美国JP摩根的固定收益衍生产品部门工作,留学归来以后,他回到父亲高红明的远高集团担任董事长助理、总经理,主要负责融资工作。

从工商变更信息来看,今年10月高远已退出远高集团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名单,但其父高红明仍然在列。

在2016胡润百富榜中,远高集团董事长高红明以35亿身价在全国排名第1189,在宁夏仅次于宝塔石化董事长孙珩超和天元锰业董事长贾天将,位列宁夏第三大富豪。
创始人家族陆续退出,远高集团存在股权不明晰疑云,在业绩不断下滑、偿债能力堪忧中,旗下债券多次异动仿佛暗示着什么。


金融公司 银行理财产品排名 私募并购基金排名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