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变动引经营动荡 明天系或将退出包商银行
投资时报 2018-10-19 来源:投资时报
此间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包商银行延迟披露的理由不充分且过于牵强。实际上,延迟披露年报并非该行的偶然行为。其在2016年即曾出现延迟披露2015年年报的情况,不过当时仅延迟一次。

总说“好饭不怕晚”,但这句俗话却并不适合包商银行。尽管2018年的月历牌已翻过四分之三,而这家昔日“明天系”旗下重要金融机构,其2017年年度报告还不见任何踪影。

对于该份年报难产,市场早因纷至沓来的信息有了心理准备。4月28日,包商银行公告称,“由于我公司预计4月30日前不能完成年度报告的审批程序,因此年报披露时间将往后延迟”,并声称“拟定于2018年6月30日前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一季度报告。”

然而,时至6月28日,其再度发布公告称“暂不披露2017年度报告”,理由是银行方面“拟引入战略投资者,主要股东股权可能发生变动”。

这当然令相应的债券评级机构好不为难。因无数据可兹参考,大公国际资信已无奈宣布延迟发布包商银行跟踪评级的公告。

此间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包商银行延迟披露的理由不充分且过于牵强。实际上,延迟披露年报并非该行的偶然行为。其在2016年即曾出现延迟披露2015年年报的情况,不过当时仅延迟一次。

“说拖沓也好,说有意掩盖一些事实也好,和大中型股份制行和国有行比,地方银行任性的概率较高,这也说明其股权分散以及被民营机构控股后,经营动荡性比较大。”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股权变动引经营动荡 明天系或将退出包商银行

延迟公告透露明天系的退出

地方性银行信息透明度普遍低下是业界公认的事实。不过随着监管制度的不断完善,以及近几年参与IPO的需要,多数地方性银行都加大了信息披露力度,尤其是年报信息,几乎各家银行都能按时出炉。

根据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与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制定的《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券信息披露操作细则》(下称《细则》),金融债券存续期内,发行人应在每年4月30日前披露上一年度的年度报告。

但该《细则》仍留出了一些漏洞。其指出,因特殊原因发行人无法按时披露相关信息的,应向投资者披露延期公告说明。

包商银行正是据此不断推迟披露年度报告。截至发稿时止,在银行间市场及包商银行官网仍仅能看到该行6月28日发布的《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7年度信息披露的公告》。而上述公告仅简单地表示:“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拟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股东股权可能发生变动,故暂不披露 2017 年度报告”。

不过几乎所有市场人士都认为这个理由“勉为其难”,毕竟现在引进战略投资者并不影响披露去年股权结构和经营业绩。

有意味的是,该公告同时透漏出一个重要信息:“明天系”或将很快退出包商银行。虽然此前市场对“明天系”退出该行已有诸多猜测,但这一官方口径无疑坐实了上述判断。

一度号称控制三万亿资产的 “明天系”,在外部政策急剧变化下逐步退出金融领域早已板上钉钉。而在鼎盛时期,该系先后介入了44家金融机构,其中控股23家,参股21家。

2017年末,华夏人寿正式脱离明天系且欲加入“中天系”的消息甚嚣尘上,后者通过发行资管产品筹措资金的信息不断得到证实。

而据最新消息称,在“一参一控”的监管模式下,明天系在银行资产处置方面,未来将只保留哈尔滨银行一家,其余银行股权都将出清。

据《财经》杂志今年6月份报道,具有深圳国资背景的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有意受让“明天系”旗下包商银行逾36%的股权。此次交易如果完成,则前者将成为包商银行的控股股东,一家出身内蒙大草原的银行或最终将成为南中国特区具国资背景的银行。

但真正的结局仍需等待确切的信息披露。市场人士表示,目前的关节点或在于出价。而明天系前实控人的“性质认定”也将影响相关进程。

股权变动引经营动荡 明天系或将退出包商银行

股权变动引经营动荡

就当前阶段来看,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对包商银行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1.6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9.07%;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其资本充足率为11.08%,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52%;截至2017年6月末,其资本充足率较2016年末下降2.2个百分点至9.4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7.33%;截至2017年9月末,资本充足率为9.52%,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7.38%。

按照监管要求,非系统性重要银行在2017年底、2018年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7.1%和7.5%。可见,包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底达到监管要求面临着不小压力。

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去年11月的追踪评级报告分析认为:“包商银行资本充足水平快速下降,2017 年 6 月末计提储备资本后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不满足监管要求,未来资本补充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是资本补充的较好途径。不过,股权的变动和分散都难免会影响到公司的经营状况。事实上,在“明天系”动荡伊始,包商银行的经营状况就开始呈现出不稳定的迹象。

该行净利润近年来持续下滑。2017年1—6月,包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60.87亿元,同比下降3.16%,其中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和投资收益分别为44.63亿元、15.79亿元和-0.0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9.29%、增长29.3%和下降110.66%,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73.32%、25.94%和-0.14%,其中投资收益亏损主要由于债券投资出现亏损所致。

2017年前三个季度,包商银行净利润为31.95亿元,比2016年同期的37.12亿元下降5.17亿元,降幅为13.93%。

大公国际资信总结称,包商银行资本充足水平快速下降且未来资本补充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仍面临一定的资产质量下行和信用风险防控压力,应收款项类投资面临一定的投资风险,业务模式面临较大调整压力等不利因素。最终对包商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维持AA+,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上述评级报告也对包商银行的资产质量表示了担忧。2011年至2016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5%、0.87%、1.00%、1.37%、1.41%和1.68%,已连续5年上涨。

而2017年以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包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继续“双升”。前述跟踪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3月末,该不良贷款余额已上升至29.78亿元,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70%。与此同时,其关注类贷款余额从2016年末的45.41亿元上涨至2017年3月末的68.03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从2.91%升至3.87%。

存款方面,包商银行也面临着资金成本不断上升的压力。根据京东金融平台上销售的“氧乐存”产品,3个月期利息成本在1.59%,6个月期利息成本在1.88%。据了解,“氧乐存”是包商银行发行的定期储蓄存款产品,等同于在包商银行存款。

目前业内6个月期存款平均利率在1.67%,3个月期存款平均利率在1.43%,包商银行对应的存款利率要高出行业平均不少。

理财有限公司 银行理财基金 银行理财排行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